你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正文

云南人餐桌上的奇葩食物

2019-08-15 点击:1546
,云南人则在吃素方面做到了极致:他们像叶猴一样吃各种树叶和花序,甚至连松树叶子都不放过。不信?列位请上眼。

  0f0e06405c6a49e12470f83285eabe14.jpeg

  图一

  此菜名曰“凉拌沙松尖”,外观形如凤尾,颜色苍翠欲滴,系取某松科植物嫩芽焯水烹制而成。其味以酸辣为主,略有松油味儿,爱之者谓之“松子清香”。吃过后一段时间内,口中还会有隐隐约约的松油味儿,但并不令人厌恶。据说有些人难以下咽,像我这种“放之四海而皆吃”的自然是没问题的。

  616728373798e8016d7e8c0f203aebf0.jpeg

  图二:云南油杉,松科油杉属

  关于“沙松尖”的原植物,网上资料均语焉不详,嫌疑最大的应该是云南油杉/Keteleeria evelyniana 形而非普通松树的针形,但它却属于松科,和水杉、中山杉等并非同宗。以松科植物嫩芽为食的习惯不限于云南,据说兰州人吃云杉芽,估计吃起来也差不多。

  8ee6f40b812fe978bf43cf9c6931d9e0.jpeg

  图三

  这道菜是花椒芽煎蛋,成品“金碧辉煌”,花椒香味浓郁,令人食指大动。话说花椒芽虽不太寻常,但和“沙松尖”相比就是常规武器了,并不如何稀奇。很多地方都吃花椒芽,春夏之交正是采食的最佳季节,过期则老矣。民间有“吃了花椒芽,不被虫子咬”之说,这效果比转了BT毒蛋白基因还狠,一笑置之可也。

  874862a94add1920e960bd855eb43b23.jpeg

  图四

  花椒芽不必多说,肯定取自于花椒/Zanthoxylum bungeanum Maxim.或同属近缘种,“沙松尖”也跑不出松科范围,真正神秘的植物是“甜菜”。上图中的汤即为“花生汁甜菜汤”,叶子青翠碧绿,有叶醇的清香味儿,和豌豆苗有几分相似之处。口感清甜,颇为可喜,但很难确定甜味儿来自于花生汁还是菜本身,也许二者兼而有之。

  f31619106f8842e17b488a53409dd81f.jpeg

  图五:守宫木,拍摄者朱鑫鑫,云南文山

  此“甜菜”肯定不是苋科的甜菜/Beta vulgaris L.,到底是啥?诸说不一,有N种植物可以沾上边。我挨个“研究”了一下,感觉最接近的是大戟科的守宫木/Sauropus androgynus (L.) Merr.,其原因有二:第一,据《中志》,守宫木有“甜菜”之别名;第二,其“小枝绿色,幼时上部具棱”,和此“甜菜”相符,而传说中的其它几种皆无此特征。所以,就当它是守宫木吧,毕竟云南人自己也说不清。

  fc7515d1b0a7527e1b3362f53e889dbe.jpeg

  图六

  人云“云南十八怪,鲜花论斤卖”,树叶子吃过了,花也不能少。上图中的菜式颜色较重,有浓油赤酱的风范,你很难想象它生前是洁白无瑕的梨花。这个叫“酱爆棠梨花”,主料为蔷薇科梨属杜梨/Pyrus betulifolia Bge.的花苞。烹饪前须经“清水洗净,沸水氽,清水漂”等工序,方能去除苦涩味儿,成品酸辣可口,鲜美异常,是不可多得的时令菜肴。

  31ffd7bd1642433b87239e4bfcd505a9.jpeg

  图七

  煎蛋又来了,这回不是花椒芽,而是金雀花,仅从名字上看,似为豆科金雀儿/Cytisus scoparius (Linn.) Link。为了证实或证伪这一点,我特意找了一个视频(点击扩展链接)来看。但其中的“金雀花”显然不是金雀儿,而是豆科锦鸡儿/Caragana sinica (Buc'hoz) Rehd.(或同属)。金雀儿无刺,花于枝梢排成总状花序状,与视频中的植物完全不像。锦鸡儿北方也有分布,朋友们尽可尝试,吃死了别怪我就行。

  95eb979a206f62a9c18aff779eb703ea.jpeg

  图八

  图八中的“花”,恐怕会有很多人想不到其真实身份。准确地说,这只是花的一部分,石榴/Punica granatum L.的萼筒,像花瓣一样的部分实为萼筒之裂片。石榴的花瓣大而柔弱,烹制后恐成烂泥,故通常弃而不用;而萼筒却是革质的,经各种处理仍能仍能原型和脆嫩的口感。不得不佩服云南人的钻研劲儿,石榴到处都有,谁能想到花也能吃呢?

  66f898105a0f5e7a98099467d2a6dfda.jpeg

  图九

  这道菜一看便知,“茉莉花炒鸡蛋”。茉莉花/Jasminum sambac (L.) Ait.大家都熟悉,是为本砖家之最爱,以花极香闻名于世,为著名的花茶原料及重要的香精原料,我最喜欢的茶就是茉莉花茶。能喝得,自然也能吃得,龙井都能配虾仁,茉莉当然也能炒鸡蛋。此菜馥郁芬芳,嫩滑可口,只是对我来说,略有唐突佳人的感觉......

  5dde15f4fd2989bc8b53e93205456132.jpeg

  图十

  上图中的叶子菜我也点了,然久等不至,却原来是服务员漏记。最后顺水推舟不要了,因为实在是吃不下去了。这又是啥玩意儿呢?就是所谓的“板蓝根”。严谨的说,此系十字花科植物欧洲菘蓝/Isatis tinctoria L.的叶子,其根才是中药中的“板蓝根”,叶子叫做“大青叶”。但“板蓝根”之名如雷贯耳,故以此名为“噱头”招揽顾客。

  7cdf80f3ce46bd17d106cfcde8906caf.jpeg

  图十一

  到了云南,只恨肠胃容积不够,加之时间仓促,遗憾之处甚多,本砖家念兹在兹的核桃花就没能品尝到。好在还拨冗到昆明菜市场视察了一番,虽然省城菜市场远不如“专州县”更狂野,但仍有一些稀罕玩意儿。比如上图,知道是啥不?是芋/Colocasia esculenta (L) . Schott的肉穗花序,据说炒着吃很香。

  等下回南巡再吃吧,先留个念想儿。Over。

达到当天最大量

海南新闻网 版权所有© www.easydone.cn 技术支持:海南新闻网 | 网站地图